Follow

时隔几百年再次回镇子里参加了家族晚餐。奶奶的娘家那边真是枝繁叶茂,印象里已经无数个年初二去给我爸的六个姨和舅拜年,好歹都分得很清楚了;但是他们带上儿孙也就是我的表叔婶表姑表姑父表兄弟坐一块的时候我就完全放弃识别了,有些人仿佛是第一次见一般。也懒得区分哪些是姑哪些是婶,我只管吃饭。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嘟嘟星云

本站规则见本站详细介绍
如果注册后未能收到确认邮件,请邮件联系管理员(nebula_moe@proton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