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干掉了手上所有的 linux desktop。

做一个有生活的人。

奈卜拉 :touhou: boosted

“没有社交生活、没有性生活、没希望搬出老妈地下室的一群年轻人,只是一堆沉浸在救世主幻想中的失败者,想象自己有一天通过魔术般的电脑技巧和世界达成了和解,不过最终只是用网络窥视怪癖论坛并下载一堆恶心图片。你懂的,赛博朋克。”
——《Headcrash》

三方寄出去了。

尘埃落定:杭州市余杭区

备份旧硬盘,居然翻到了小学的时候画的儿童邪典

奈卜拉 :touhou: boosted

找了几个 email 服务提供商,免费额度够用的也就剩 mailgun 了

奈卜拉 :touhou: boosted

还有一年才满24岁,可是那个时候我已经不是学生了

奈卜拉 :touhou: boosted

In Blade Runner we were promised giant unethical tech companies ruining everything, instead we got giant unethical tech companies ruining everything.

奈卜拉 :touhou: boosted
奈卜拉 :touhou: boosted

“我觉得你不会给我发签证,所以我就不申了”

奈卜拉 :touhou: boosted
奈卜拉 :touhou: boosted

闽人三十六姓 显然 很长时间 都是 汉语母语 小说读得比正经书多多了 结果 搞出来的 正史 是这个调调 「舜天王之父 爲朝公 生得身長七尺 眼如秋星 武勇出衆 最善于射 乃日本人皇五十六世 清和天皇後胤 六條判官爲義公第八之子也」 太好笑了

奈卜拉 :touhou: boosted

把next来next去的旧式javascript删掉,全部换成async函数的语法糖,复刻的豆瓣日记终于差不多能用了。网页布局虽然是难看的现成货,却微妙地让人想起豆瓣。因为熟悉感而放下的心,突然生起了一阵宽阔的柔情。看到了小小的奇迹,Galatea大理石的脸最初嫣然一笑的瞬间。于是就明白了,真的怀念豆瓣,非常非常怀念豆瓣,初恋和故国,曾经是我的一切的豆瓣。
所恋非人又怎么样呢,君为李煜亦期之以刘秀又怎么样呢。虽然在现实中失败了,但正因为失败,就只有晶莹的理想像剩了下来,于是就能凭着这个理想像,去在玻璃山上凿出自己的、小小的空中花园。虽然失于荒芜,但至少美丽是不证自明的。于是人生不同阶段的暗影重叠在一起,就放任自己遨游在丢失了指向性的温柔的眷恋中。

Show more
嘟嘟星云

无名小站